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财经 > 正文

从41元创业到300亿,打败吉利、飞利浦,终成中国剃须刀之王_吉利哪年开始了创业

原标题:从41元创业到300亿,打败吉利、飞利浦,终成中国剃须刀之王 来源:投资家网蒋东文

曾经有这么一个“消费力排行榜”培训图火遍网络,然后有了“男不如狗”的戏言。

一石激起千层浪,先不说大部分男性承担着一个家庭的重担;就单身男性而言,也要为将来买房、买车、结婚...等大额消费不得已而去存钱。

所以说男人的消费力只在第六完全是谬论,只能说男人消费更加理性,因为以后要花大钱,所以现在钱只能花在必需品上,譬如皮鞋、皮带、剃须刀...等。

有这么一家中国公司,曾打败国际品牌吉利、飞利浦,成为中国剃须刀之王;卖剃须刀卖到上市,市值最高达340亿元!

而它的老板更是为了男人的尊严,带着41元下海创业,最终身价超过300亿,成为温州富豪。

这家被称为“一个人的上市公司”就是专门做男人生意的。

一个将男人的颜值和面子,做成340多亿大生意的温州富豪,却说自己创业是为了男人的尊严。

说起李丐腾大家都不认识,但是说起飞科剃须刀,几乎所有人都看过这个剃须刀的广告,而李丐腾就是飞科剃须刀的创始人。

南朝宋武帝永初三年,谢灵运被贬,任永嘉太守,遍历诸县,留下大量的题咏,使得永嘉成为中国“山水诗的摇篮”。

若说浙南永嘉山水,风光最集中的景点是在大若岩镇,“十二峰”千姿百态、如诗如画、气象万千,这就是飞科创始人李丐腾的家乡。

虽说温州富豪有很多,但并非所有温州人家庭条件都很好,像李丐腾的家庭条件就不太好,甚至于家里条件不允许,本可以上大学的李丐腾,高中毕业后不得不辍学,出去打工挣钱。

1992年,李丐腾从碧莲中学毕业后,因家境贫寒上不起大学,只好外出打工。离家时,母亲陈玉凤给他口袋里塞了41元,20岁的李丐腾踏上了去往温州的道路。

刚到温州,没学历又没门路的李丐腾,做过温州鞋厂的仓库管理员,摆过地摊、修过摩托车、卖过眼镜。

青年时期的李丐腾不甘平淡、善于折腾,在短短两三年时间里换了四五份工作。辗转多个行业之后,最后终于在一家名为“日达”的剃须刀厂安定了下来。

李丐腾的身上,有着几乎每一个走出大山、获得成功的人的特征:勇敢、果断、坚韧、狠劲,而这也是他日后成功的最大依靠。

进入日达之后,李丐腾凭借自己聪明勤奋很快就得到了老板的赏识,晋升成为了工厂主管。

彼时,国内剃须刀的高端市场基本被国外的品牌飞利浦、松下、吉利等垄断,而国内厂家只能做低端市场,还经常发生价格战。

在剃须刀行业待了几年的李丐腾看到国内剃须刀市场的空白点,于是建议老板做品牌,但是老板觉得做批发就能赚钱,没必要去改变。

看着剃须刀市场慢慢被国外品牌所蚕食,心里着急的李丐腾再次找到老板,建议老板给他几个人和一些钱,他带人去给公司做品牌。

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格局是一定要有的,如马云、任正非、曹德旺等人,不仅要能把握市场机会还能看到未来方向,明显李丐腾的老板不属于这种人。

最后在李丐腾不胜其烦的劝说下,老板发火了:“你一打工的懂什么是做生意,有本事你自己去做成给我看”!

自尊心很强的李丐腾一怒之下离开了日达,要做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剃须刀品牌,在当时人看来,无异于蚍蜉撼树,痴人做梦。

1999年,李丐腾拿出全部积蓄创办了飞科电器,一个专门做男人生意的明日之星正在冉冉升起。

在剃须刀行业侵淫多年的李丐腾,创业伊始就定位中端市场;而且一上来就对标飞利浦双头剃须刀,在人人都做单头剃须刀的年代,双头一出肯定能爆。

因为彼时在高端市场,飞利浦占据了江浙地区70%的市场份额,另外还有松下、博朗、吉利等外企品牌实力强劲。而在低端市场,国内的剃须刀厂商经过多次价格战已经利润底下。

于是,李丐腾迅速采购了高端的生产模具,上等的零配件,花了5个月开发出了国内首款双头剃须刀,仅定价37元。

相对于外企品牌双头剃须刀300元以上的售价,飞科的双头剃须刀的售价可以说是非常的低了。很快,飞科的产品就供不应求,快速的在剃须刀市场站稳了脚跟。

2001年,仅仅成立两年的飞科年销售额已经破亿元。

2002年,李丐腾不吝重金之后,飞科连续在央视投放了7年广告,从2008年开始还在各省卫视打广告,每年的广告费高达数亿元。

果然收到奇效,这种大手笔营销确实让飞科成了家喻户晓的剃须刀品牌。

到2007年,国内原材料价格一涨再涨,代工厂面临生存危机,飞科看准机会并购5家同行,组建了飞科集团。

快鱼吃慢鱼,抢占超市的空白市场,站稳脚跟。

产能上来之后,几经考察后,李丐腾又提出了“超市计划”。

当时飞利浦等国外大牌已经占领了商场的专柜,因此飞科瞄准了超市渠道——那里还没有厂家进入。

事实说明李丐腾是对的,全国布局超市后,一下子飞科卖疯了,甚至经销代理商因为分不到货而跑去厂里闹。

据飞科上市招股说明书显示,2010年—2015年,飞科总共销售了2.7亿个剃须刀,相当于每两名中国男士就拥有一只飞科剃须刀。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飞科电器IPO成功过会时,是以近似“一人独资”股权结构通过,不能不说这也是A股资本市场的奇迹。

2016年4月,飞科电器在上交所挂牌上市,在福布斯年度富豪榜上,李丐腾成为新晋温州首富。

时年在剃须刀行业,飞科已经超越了松下和吉列、飞利浦三大国际剃须刀品牌,成行业第一!飞科也成为中国个人护理电器产业的“第一品牌”,被誉为中国的剃须刀之王。

2017年底,飞科市值达到巅峰的340亿元,而拥有飞科89.99%股份的李丐腾身价更是超过了300亿,跃居温州首富。

据2017年飞科电器年报,十大股东中,“飞科投资”占公司总股本80.99%,李丐腾为9%,股权“家族化”高度集中。

家族企业上市公司,出现“一股独大”、“一股独霸”现象,常常也会引发引发外界质疑,比如是否出现“一言堂”或者家族化管理弊端等。

事实说明了一切。从上市开始,飞科电器的业绩就开始起伏。

2016年,营收增长20.89%,虽然高于2014年和2015年,但是比2013年22.50%低。上市即高潮,飞科往后走上了下坡路。

2016年,净利润增长22.23%,相比往年下滑超过10%,2017年出现回升后,2018年以1.14%创历史新低。

但是这期间,飞科电器分红的壕气一直不减。算下来,飞科电器上市三年来,现金分红共计21.8亿元。创始人与实控人李丐腾控股89.99%的股份,三年来四次“领红包”达19.6亿元。

浮沉20年,主打性价比优势的飞科剃须刀,似乎正遭遇挑战。

2019年8月,飞科公布的半年报让人大跌眼镜。

剃须刀依然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占收入比重为65.53%。上半年,公司剃须刀收入11.30亿元,同比下滑10.88%。

根据中怡康数据,今年上半年,公司剃须刀线上、线下的销量份额分别为48%、39%,较2018年年下滑2%和5%。

分析可以发现,飞科盈利下降一方面源于线上渠道红利边际减弱,难以大幅带动公司销量增长;另一方面在于整体消费承压的大背景下,没有产品力跃升的提价逻辑难以兑现。

另外就是电商红利边际收窄,线下市场增长乏力,瓶颈期亟待突破。

飞科依靠剃须刀、电吹风这两个“小单品”发展难免遇到瓶颈,而品类扩张之路暂未走通;国际化路线或外延式收购兼并或为破局之道。

最后就是依靠广告营销严重,研发投入要继续加强。

多年飞科持续在中央电视台五套、东方卫视等全国性主流电视频道通过硬广投放、电视栏目冠名等方式进行强势的广告宣传推广。

然而,销售费用的大幅投入却并没有为公司的营收带来增长,公司重金投掷广告宣传的营销手段,似乎已经失效。

面对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飞科电器开始力求以研发突围,注重研发的持续投入。2014-2018年飞科电器研发费用年均复合增长率达29.41%。2019年上半年,飞科电器研发费用3079.59万元,同比增长47.98%。

如今,飞科电器能否以研发优势力挽狂澜一解经营业绩颓势尚且成谜。对于飞科电器来说,想要扭转困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参考资料

读懂财经研究《飞科走不出低端》、

投资者报《营收与净利润双降 飞科电器业绩颓势难止》、

创业最前线《李丐腾为尊严创业,41块闯江湖,20年赚了220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