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游戏 > 正文

十问2019:俄乌军事冲突会否变成热战|2019年望城区乌山片区

原标题:十问2019:俄乌军事冲突会否变成热战

参考消息网1月2日报道(文/盛世良)2018年11月底,俄罗斯和乌克兰爆发直接武装冲突,乌克兰宣布在邻近俄罗斯的10个州实施战争状态。12月底,基辅同顿巴斯军事冲突重起,乌克兰议员建议本国总统对俄宣战、断交、切断交通。

2019年,这两个斯拉夫兄弟国家的军事冲突会否升级为热战,乌克兰危机如何演变,成为后苏联地区形势最令人关注的焦点。

 2018年11月26日,在乌克兰东部,一辆乌克兰军队步兵战车在行进中。(美联社) 2018年11月26日,在乌克兰东部,一辆乌克兰军队步兵战车在行进中。(美联社)

俄乌关系连着“五把火”

苏联解体后,俄乌关系时好时坏。普京2014年收回克里米亚后,两国关系急转直下。乌克兰斥俄罗斯为“侵略国家”,莫斯科称基辅为“法西斯政权”。

2018年两国发生五个标志性事件,加剧了双方对立,坚定了乌克兰“脱俄入欧”的决心。

一是3月乌克兰、格鲁吉亚和摩尔多瓦三国议会提出,希望由北约伙伴国升格为北约成员。二是4月乌克兰提出退出独联体,废除乌俄友好条约。三是5月刻赤海峡大桥通车,俄罗斯塔曼半岛与克里米亚连为一体,乌克兰黑海沿岸同亚速海的交通受阻。四是10月乌克兰东正教会宣布独立,脱离莫斯科宗主教区。第五个事件最严重。11月25日,俄军在刻赤海峡对乌克兰军人开火,扣押乌克兰军人和舰艇。

这场冲突并非“擦枪走火”,双方早就憋足了劲。3月,乌克兰海军曾在亚速海扣押克里米亚渔船和10名持俄罗斯身份证的克里米亚居民。“战斗民族”咽不下这口气,仗着数倍于乌克兰的海军实力,多次查扣乌克兰渔船;俄罗斯扼守“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宽仅4公里的刻赤海峡,频繁检查通过海峡的外轮和乌克兰船舶,让亚速海西北的乌克兰马里乌波尔和别尔江斯克港度日如年。

乌克兰只好从黑海调舰艇增援亚速海。然而,舰船通过海峡的时间由俄罗斯说了算,舰船要有俄罗斯人领航。11月,乌克兰3艘舰艇想悄悄通过,被发现后又想逃逸,300吨的乌克兰武装拖船经不起1620吨的俄罗斯警戒舰冲撞。俄罗斯军人按条令办事,警告无效就开火,随后连人带船全扣。

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请求北约派军舰进入亚速海提供支持。这下更坐实了俄罗斯的推测——乌克兰“军事挑衅”有西方撑腰。

乌不敢打,俄不想打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周边失去“以社会主义为发展方向”的第三世界国家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这两层防护,乌克兰等西部邻国和格鲁吉亚等西南邻国的“安全气囊”作用顿时上升。乌克兰成了俄罗斯与西方地缘政治对抗的前哨。普京2011年提出欧亚联盟倡议,意欲整合原苏联国家,崛起为与中美欧平起平坐的世界一极,而经济实力和人口都居苏联地区第二位的乌克兰不可或缺。

然而,乌克兰成了北约“东扩”对象,基辅两次爆发“颜色革命”,美国军舰可能入驻克里米亚,俄罗斯面临丧失黑海战略据点的危险。在这紧要关头,克里米亚通过公决“脱乌入俄”,俄罗斯族占半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州宣布独立,建立武装,对抗基辅。

俄罗斯的行动被西方看作暴力改划二战后欧洲地图的恶行,遭欧美制裁。在俄罗斯看来,刻赤海峡冲突是基辅当局为摆脱政治困局蓄意发动的挑衅。2019年乌克兰将举行总统大选和议会选举。现总统波罗申科的支持率仅为10%,在刻赤海峡强硬维护本国主权,有助于提振波罗申科支持率;如果局势恶化,就可以延长战争状态,推迟大选,也有利于现总统。

乌俄刻赤海峡对抗可能持续。12月19日,乌克兰宣布将增派军舰进入亚速海,并要求欧安组织等国际组织代表一同登舰。军方部署了能摧毁克里米亚大桥的新型导弹。

尽管如此,冲突不可能演变为热战。俄罗斯在克里米亚驻军8万,部署火炮和导弹1400套,坦克900辆,对乌克兰拥有“碾压式”优势。乌俄总体实力不在一个数量级:国内生产总值(GDP)1∶13,军费1∶7,飞机和直升机1∶15。军事实力排世界第30名的乌克兰不敢打,世界军事老二俄罗斯不想打。

西方也不希望两国开战。西方口头上坚定支持乌克兰,实际上忌惮敢打敢拼的俄罗斯。

俄罗斯当局着眼长远

乌克兰曾是苏联自然条件最好的共和国,如今却成了后苏联地区最失败的国家。苏联解体前乌克兰人口超过5200万,2018年只剩约4000万。乌克兰是世界上出生率最低的五国之一,每年人口递减20万。政局动荡,2017年GDP仅为1990年的61%,人均GDP只有2640美元,60%的居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乌克兰向何处去?民调表明,支持加入欧盟的人占56.2%,反对的占24.6%;支持加入北约的占43.2%,反对的占33.3%。至于今后的发展道路,44.9%的人主张与欧洲一体化,9.7%的人主张贴近俄罗斯,40%主张独立自主。

俄乌关系向何处去?克里米亚回归、顿巴斯“起义”后,俄罗斯部分激进爱国派曾幻想让乌东南八个州(乌克兰危机前,全国共有27个州级行政单位)“回归”,成为“新俄罗斯”。但是,俄罗斯当局着眼长远,欲等乌克兰“脱俄入欧”失败、现政权难以为继时,再让乌克兰回归本国“特殊利益区”。在东乌克兰自治地位解决前,俄罗斯无意让乌克兰中央政权控制东乌克兰与俄罗斯的边界,而是把东乌克兰作为俄罗斯同北约和欧盟的“缓冲区”。

普京总统立志在20年内还同胞一个“奇迹般的俄罗斯”,第四任伊始就提出了2024年进入世界经济五强的目标。按购买力平价计,2017年俄罗斯GDP为4.016万亿美元,已经“坐六望五”,仅比世界经济老五德国少1340亿美元。为了经济发展,俄罗斯希望改善周边环境和同西方的关系,在不损害本国安全利益的前提下解决同乌克兰的冲突。(作者为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