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国际 > 正文

奥斯维辛集中营,不亲历现场永远无法想象人性会堕落至此

原标题:奥斯维辛集中营,不亲历现场永远无法想象人性会堕落至此

参观奥斯维辛集中营是一年前的事儿了,一直想记录却迟迟无法动笔,只因这段历史太过于沉重。波兰之行奥斯维辛集中营是一个必去的地方,我们到达奥斯维辛集中营是一个秋日的午后,那天是在中欧旅行以来天气最好的一天,然而阳光明媚、风景秀丽的景色却无法掩藏那段悲惨、沉重的历史,这里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让人说不出的难受,同行的一个朋友为此直接放弃了集中营的参观。奥斯维辛集中营是纳粹德国时期建立的劳动营和灭绝营之一,有“死亡工厂”之称,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奥斯维辛集中营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然而这个文化遗产不是表现人类的伟大与杰出,而是揭露了人性的丑恶与黑暗,见证了人类一段黑暗的历史,让人铭记、促人反思。

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入口极其简陋,上面有铁艺的德文“Arbeit macht frei(劳动就会得到自由)”,这个标记是德国达豪集中营的翻版,极具讽刺地竖立在死亡工厂的大门上。门边木牌上有一张表现昔日纳粹给初到集中营的人们演奏交响音乐以示庆贺的旧照片。刚刚迈入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大门,就让人强烈感受到一群恶魔对于生命的蔑视与嘲弄。进入大门后首先经过的是一个双层的电网,之后进入集中营内部。这里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的一号营地,内有28栋二层的红砖小楼。早先这里只是一座波兰废弃的军营,1940年被德国征用后改为集中营,起初是平房,后来又加盖了二层。最初这里被用来关押苏军的俘虏及波兰的一些政治犯,后期成为关押、杀害欧洲犹太人的魔窟。

集中营内部壁垒森严,四周电网密布,设有哨所看台、绞刑架、毒气杀人浴室和焚尸炉,是希特勒种族灭绝政策的执行地。1942年1月20日万湖会议上希特勒口头下达了对欧洲犹太人的灭绝指令,促使希特勒这样做的原因是他把一战德国的战败和战后的衰落归咎于犹太人。从集中营建立到1945年集中营被苏军解放,有110万犹太人在这里被杀害,其中包括20万名儿童,大多数受害者是被毒气室的毒气齐克隆B杀害。

对犹太人的屠杀最早始于乌克兰的奥斯图,之后扩散至欧洲各地,后期希特勒将目光瞄准了犹太人最兴旺的匈牙利,纳粹以当时的匈牙利摄政王霍尔蒂米克洛什的儿子作为人质逼迫霍尔蒂米克洛什与他们合作。在1944年5月15日至1944年7月8日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有43万匈牙利的犹太人被通过火车押往奥斯维辛集中营,有的人甚至在到达集中营前就死在火车上。火车频繁来往于匈牙利和奥斯维辛集中营之间,每天有10000名犹太人被运往集中营,犹太人被源源不断运往集中营。抵达集中营的犹太人被甄选,健康的会被派往工作至死,剩下的老幼病弱立即被送往毒气室处决,与此同时这些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犹太人的财物被劫掠后送回柏林。

这种对犹太人的迫害活动最初是从德国的一些犹太人的病残人员中开始的,之后开始将一些犹太人驱逐到欧洲东部的波兰。最早抵达奥斯维辛的非波兰籍犹太人是斯洛伐克的犹太人 ,他们是作为工人被带到集中营的,斯洛伐克政府甚至为此向纳粹支付了一笔人均500马克的资金。有很多犹太人是被骗上火车的,所以他们是带着自己的全部家当携老扶幼一起出发的,带着对前方美好生活的憧憬踏上了火车,最终抵达的却是一座死亡工厂。

由于火车上没有吃的,也没有水,所以,经过长途跋涉,犹太人早就受不了了,火车一停他们就迫不及待地下车,在那里党卫军的一个大夫把犹太人分成左、右两队,一队是老人、小孩、妇女、体弱的人,另外一队是有劳动能力、有利用价值的人,老弱妇孺会被直接带去“浴室洗澡”,浴室其实是标有“消毒室"字样的毒气室,其实就是立即被杀,有劳动能力的会被带去“消毒”,消毒后从事重体力劳动,但集中营恶劣的生活条件及繁重的劳动使这些人一般都只能活几个月。

据统计这些被囚禁的犹太人在工厂为纳粹党创造了价值12.5亿英镑的财富。从犹太人得来的财富充斥奥斯维辛,营中的纳粹德军也出现层出不穷的贪污现象。德国党卫军对于被押往集中营的犹太人的私人物品也没有放过,甚至是头上的毛发,眼镜架的金属都被存在仓库里进行利用,每一样东西都被分门别类堆放在仓库中堆积如山,让观者无不落泪。博物馆中整整一面墙的玻璃窗,大约20米宽,窗子背后是深达十余米的房间——这样的房间有三四个,里面的东西都堆成了小山,堆成山的鞋子、皮箱、化妆品的瓶瓶罐罐,甚至是眼镜、拐杖,最令人震惊的,是头发。有的是黑色,有的是金色或红色,几吨重的头发。而陈列窗中陈列的还仅仅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有利用价值的人面临的是像地狱一般的劳动与生活,集中营博物馆保留有一部分犹太人的资料,上面有照片、姓名、生日、特长,进入日期、死亡日期,几乎所有人都是几个月后就离开人世,在这里很少有人能活过一年。

集中营被一圈双层的电网围得水泄不通,完全杜绝了囚犯逃跑的可能,而且德军对周围的波兰民众也下达了不许帮助逃犯的命令,违者株连全家,所以即使能侥幸逃出也很难生存下去。

两座楼房间这面灰色的墙壁是臭名昭著的行刑台,无数“犯人”在这儿失去了生命。几十年后,鲜血已经被风干,同化成了和砖一样的颜色。这两栋营房两边的窗户要么用砖块砌起来堵住了大半,要么用木板全部盖住,遮得严严实实。1944年德军开始加速迫害犹太人,同年11月苏联军队进攻德国,海因里希下令停止迫害犹太人并开始销毁证据,1945年1月18日集中营的德军全部撤退,集中营的犹太人被转移至其他集中营,1945年1月27日苏军解放奥斯维辛,这里只剩下数千名羸弱濒死的囚犯。

营地外围有一个绞刑架,这是二战胜利后为惩处在集中营作恶多端的纳粹罪犯设立的,1946年3月奥斯维辛的指挥官赫斯被他的儿子泄露了住址并被英军逮捕,然而这样一个恶贯满盈的人即使在临行前也依然认为灭绝行动的理由是对的,并未因此而感到丝毫内疚,1947年4月16日赫斯在这里被处以绞刑。据统计一共有8000名党卫军官在奥斯维辛工作,战后有7000余名生还,但其中只有不到800人受审,仅有极少数人受到处罚。而那些在集中营幸存下来的人却再也无法回到从前的生活,集中营的经历成为他们一生的梦魇。

来到奥斯维辛集中营里组织最周密,人数最多的游客是犹太人。稚嫩的孩子、年轻的以色列学生,成群结队远道而来,身上裹着以色列国旗,带着花圈、花束、烛火,在废墟前听向导讲先人的故事。犹太人是最不善于忘记的民族,奥斯维辛大概是他们这辈子都必须一看的地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