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军事 > 正文

妃子冯媛曾为皇帝挡过黑熊的袭击,为何最终,她却被陷害致死

原标题:妃子冯媛曾为皇帝挡过黑熊的袭击,为何最终,她却被陷害致死

建昭元年(公元前38年),汉元帝所在的宫殿发生了一起“婕妤挡通熊”的新闻。

那就是在汉元帝及嫔妃们在虎圈观赏野兽搏斗的时候,一只庞大的黑熊突然跳出了虎圈,并想要爬到殿上伤人。

由于事发突然,汉元帝身边的近侍、王公贵族和在座的后宫嫔妃们,无不惊叫而逃,唯有冯美人不仅不逃,反而一直挡在黑熊前面。

黑熊被杀死后,汉元帝问冯美人为何要上前阻挡黑熊?

冯美人说,猛兽兽性大发时,只要抓到一个人,它就会停止下面的攻击。我担心它会伤到陛下,所以我才以身抵挡。

冯美人的一席话,让汉元帝感动之余,对她更是敬重无比。

(冯媛剧照)

说起来,冯美人本名冯媛,她出身于武将之后,是左将军冯奉世的女儿。

汉元帝继位后,冯媛因高贵的出身和姣好的容貌被选入后宫。初封长使,数月后,得封美人。

永光二年(公元前42年),冯媛诞下皇子刘兴,母凭子贵得封婕妤。

“婕妤挡熊”的事件发生后,汉元帝对冯媛宠爱有加,对冯媛所生的刘兴亦是疼爱无比。

然而,这却惹怒了一个叫傅瑶的昭仪。

要知道,傅瑶可是汉元帝最为宠爱的后妃之一。

傅瑶本是淳于衍的女儿。淳于衍是西汉的宫廷女医,在许皇后即将生产时,被权臣大将军霍光的妻子霍显收买。最终,她用药毒死了许皇后。然而由于有霍光为她说话,竟得以免罪。

淳于衍去世的时候,傅瑶年纪尚幼,得到傅子元的收养,这才改姓傅,名瑶。

也许是从小就经历了太多的辛苦,傅瑶在入宫后一直希望能出人头地。所以她不仅对汉元帝千娇百媚,而且也诞下了皇子刘康。

只可惜王政君早在汉元帝还是太子时,她便已经是太子妃,并且她所生的刘骜又是嫡长子,因此傅瑶把王政君和刘骜看作仇敌。

在汉元帝继位之前,傅瑶便常常在汉元帝的面前诋毁刘骜,时时夸赞刘康的聪明伶俐。

除此外,傅瑶还买通一个有机会出入后宫的风月老手去勾引王政君。但让人没想到的是,这个风月老手在和王政君交往的时候,竟被其贤良的美德所打动,因此拒绝参与傅瑶的阴谋。

(傅瑶剧照)

汉元帝继位后,也曾想过要立最得宠的傅瑶为皇后。但这种行为由于与祖制相悖,遭到了文武大臣的反对。再加上刘骜早在出生之时,便深得爷爷汉宣帝的宠爱,因此汉元帝最终只得封王政君为皇后,而刘骜则被立为太子。

不过,为了安慰傅瑶,汉元帝在婕妤的封号上,又设立了仅次于皇后的“昭仪”,并将她封为傅昭仪。

冯媛挡熊后,汉元帝曾数落傅瑶,说她最得宠爱,没想到危险面前,却只顾自己。

本来,汉元帝也就是这么一说,并没有真正责怪傅瑶的意思。但是傅瑶看到冯媛因此得宠,心里对其又妒又恨,因此心里便给她记了一笔账。

建昭二年(公元前37年),汉元帝由于感激冯媛,再加上刘兴也年满15岁,到了该去藩地生活的年纪。因此汉元帝把刘兴封为信都王,而冯媛也被晋封为昭仪,与傅瑶地位相同。

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汉元帝在未央宫病逝,卒年42岁。

刘骜有惊无险,终于登上了帝位,是为汉成帝。

新帝继位,冯媛和傅瑶等先帝的妃子便不能再留在宫中,于是冯媛被尊为信都太后,并与刘兴前往封国就藩。

傅瑶也被尊为定陶太后,并随儿子刘康前往封国就藩。

本来,到这一步,冯媛从此也就和儿子相依为命,过着衣食丰足的晚年幸福生活了。

可是,冯媛却没想到会有一场夺命之灾从天而降。

阳朔二年(公元前23年),刘兴被改封中山孝王,而冯媛也被改尊为中山太后。

比起冯媛,傅瑶的命运就太悲惨了,她唯一的儿子刘康居然在这一年病逝了。

要知道傅瑶虽然离开了京城,但是她却一直非常执念地希望能通过她的努力把刘康送上皇位。

(汉元帝剧照)

早在汉元帝在位时,刘康便因通晓音律、多才多艺被汉元帝喜爱,并且他曾一度想废掉刘骜的太子之位,改立刘康为太子。

只是汉元帝性格优柔,再加上又有大臣力保刘骜,因此直到去世,他也没能改立刘康为太子。

在刘骜继位称帝后,傅瑶将她培养的赵氏姐妹送给了荒淫好色的刘骜,并利用赵氏姐妹,对后宫凡是有生育的后妃皆害死其胎儿。

谁知,刘康竟是个不寿之人,竟在刘兴改封中山孝王的那年病逝了。

刘康的病逝对傅瑶打击很大,好在刘康还留下了儿子刘欣。

于是,傅瑶强打起精神,更加坚定地要把刘欣送上皇位。

绥和元年(公元前8年),由于刘骜膝下无子,再加上赵氏姐妹和朝中能在刘骜面前说得上话的大臣都被傅瑶收买,因此在众人的推举下,傅瑶得偿所愿,她的孙子刘欣被立为了太子。

(汉哀帝剧照)

同年,冯媛的儿子中山孝王刘兴却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年仅3岁的孙子刘衎承袭了中山孝王的爵位。

由于刘衎年幼,且又患有惊风病,因此冯媛不得不亲自养刘衎。

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刘骜病逝,刘欣得以称帝,是为汉哀帝。傅瑶则被尊为皇太后。

刘欣继位后,曾派中郎谒者张由带太医前往中山医治刘衎的病症。

谁知张由有“狂易病”,通俗地说就是间歇性神经病。

他走到中山的时候,“病发怒去,西归长安”,也就是说他在那里发了病,不仅没带太医去给刘衎诊病,反而还直接又回到了长安。

由于担心刘欣问罪,张由便向其诬告冯媛行巫蛊之事,诅咒皇帝和皇太后。

本来,刘欣并不打算深究,但是傅瑶听说后,内心却欢喜不已,并责令刘欣将此立为大案,并把冯媛的家人及中山国的家臣等等抓了百余人,且分散在巨鹿、雒阳和魏郡等地分别审理。

这本来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所以审理了10几天,都没有傅瑶想要的结果。

于是傅瑶又命中谒者令史立及丞相长史等人与大鸿胪丞共同审案,并加大刑罚。

在酷刑面前,冯媛的弟媳等人皆屈打成招,称冯媛有大逆行径。

证据到手后,史立等人便在中山审问冯媛。

起初,冯媛拒不承认。

但史立却嘲笑她说:“熊之上殿何其勇,今何怯也!”

冯媛事后对左右侍女说:“挡熊一事已经是几朝之前的事了,他们又何尝知晓,这是有人要陷害我呀!”

不久,冯媛便饮鸠而亡。

好在刘欣病逝后,冯媛的孙子刘衎得以继承了帝位,于是冯媛的冤屈这才得以平反。

(参考史料:《资治通鉴》《汉书》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