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军事 > 正文

梦情:千古情人独我痴|华文青春写作大赛入围奖

原标题:梦情:千古情人独我痴|华文青春写作大赛入围奖

文/梦 情

来源: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微信公众号)

本文曾荣获首届全球华文青春写作新人选拔赛入围奖

(一)

“一场幽梦同谁近,千古情人独我痴;身位有余望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吟诵着《红楼梦》里的这首诗,我已无痛、无悲、无喜、无伤亦无忧了。心死的人,躯体已失去了活力,也无所谓什么七情六欲、喜怒哀乐。只是,爱你的信仰我却永远不会动摇,更不会麻木或消失;倘若千年以来世上只有一个狂热的钟情者,那么我肯定会毫不犹豫承担起“千古情人独独我痴”的悲名……

任何人都可以失去对爱情的感觉,唯独作家不能。难道我之所以对你恋恋不舍,就是因为不想失去对爱感觉的缘故?我想,更多的则是我真的已无可救药地爱上你、太过痴情专一的结果。尽管心已碎、梦已醒,尽管爱情已到了尽头,可对一个人的爱是永远不会变,更不会消失的。正像有则短信一样:“我爱你,如果你爱我;我爱你,就算你不爱我;我爱你,不论你爱不爱我。”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痴情。你的冷漠、你的无情,可能会打消我对你狂热的追逐,却无法阻止我愿意用一生守候你的决心。本以为这是因为你不会真的离开我的原因,谁知原来是基于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信念啊!如今,这份信念动摇了,不是我不愿意去追求幸福;而是我不想也不要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你的不幸之中,因为你根本对我就没感觉呀!

杂文家张心阳说:“诗人的痛苦多半不是来缘于对现实的思考,而是对现实的无知,才倍感生存的茫然。”原来我一直感觉人生无意义、活着好累,是在于对现实的无知啊!的确,我对现实太无知了,把每个人都想象得同自己一般善良与美好,把理想、空虚、飘渺的神话爱情,非要扯到现实生活中去。太多时候,所谓的痛苦与悲伤,都是我们自找的。其实,我也很清楚:所言的快乐,只是自己的感觉罢了。我也很想坦然地微笑或开心一下,只是现实实在没有值得我心动的事,除了你真正地爱我之外。作家吴淡如直言不讳地说:“幸福,是因为要求不高。”而我不幸福,难道是因为要求太高?如果寻觅一份真爱也算过高目标,我真不知道什么样的要求才算得上不高?是挣些钱找一个普普通通的伴侣,还是随便找个安稳的工作与另外一个陌生女孩结婚算了?假如说人活着只是为了继承香火,成为生儿育女的工具,那真不知与死了的人有何区别可言?我不敢想象未来的人生没有你的时候该怎么度过,即使度过还有什么意思;就像我不敢想象在我牵不到你手的地方,你以我想象不到的方式活着一样。但是,爱情是强求不得的,明知是场悲剧,我却无法去阻挡;我只能从容于这种悲剧,并尽力做到无怨无悔。

你说感情太难说了,越说越乱。其实感情并不似你想象的那么复杂。作家张爱华说:“人总是寻找所没有的东西,说起来感情就是这么的简单。”现在,你总该明白了吧!你之所以不珍惜我的情、对我没感觉,是因为我对你付出太多的缘故,你根本不缺少也不稀罕这种东西。其实,你内心应该也是爱我的;因为张爱华还曾说:“爱一个人,你会觉得他挺可怜;怜与爱确实难以分开。”你不是也曾感激、同情与感动过吗?这证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只是我对你太好,让你感觉太平凡、太不珍贵了。难怪台湾有位女作家斩钉载铁地说:“一个不曾受过感情伤害的女孩,是永远不会懂得爱情,更不会懂得珍惜爱她的男孩。”这也就是初恋一般不会成功的原因吧。

(二)

“文人多情”是不是通病?从远方一个文学朋友的来信里我知道了答案。“与心仪已久的女孩相识时没有任何预兆。许多年了,温情于我已经陌生,传说中的幸福早已不再奢望……那些可望而不可及的日子,让我几乎成了白痴,并一再打扰她平静的生活。”读着少年才子冯昭的来书,我深深吸了口气。看来,这世上伤心的同路人并不孤单单我一个哟!此刻,我突有一个怪问题:为什么当今女孩一般都不会看上文人呢?如果连才华、品质、美德等许多先人认为优秀的条件都不能获得爱情时,真不知还有什么东西能打动我们天使的心?果真只有权力与金钱吗?倘若只有这两样东西方能捕获心上的天使,那还叫真正的爱情吗?难道现实之中本来就无所谓什么纯粹的真爱?我已不敢去想,更不敢去答。

总以为对爱情了如指掌、憧憬万分的我,如今却越来越感到知之甚少、知之浅薄了。当我为情所困、不能解脱之时,往往会投靠自己信仰的文学;只有用文字的倾诉,方能缓解我紧张的神经与悲酸的心,尽管它不可能彻底把我从苦海中打捞上岸。是的,文学不是救世主,它甚至连自己最爱的人都无法拯救;这世上或许除了我最爱的人外,谁也不可能真正能够抚平我的伤口……有人说:“减轻失恋的痛苦,不仅需要失恋者本身的努力,也需要被恋者的同情和关怀;然而遗憾的是:被恋者都常常缺乏同情心。”梦中的天使,你例外吗?你缺乏同情心吗?我想你不会缺的,因为你毕竟感激、同情过我。只是,我好希望你的感激与同情,不要只是一时的冲动或激情……想要拥有你长久的感激与同情,这想法在我心中生根已久,尽管明知是那么的不切实际。谁都清楚:假如一个女孩儿能够长久地对一个男孩儿保持感激与同情之时,那她也就有可能爱上他或接受他了。你会吗?我的天使……

“真爱永远不会改变,无论你把它夸的天花乱坠,或贬得一无是处。”歌德的话真乃我的肺腹之言。通常人们总爱说:“痴情女子薄情汉。”其实,这世上何尝没有“痴情男子薄情女”呀!爱是没有理由的,不爱也是没有理由的。我知道:今生可能永远也无法改变你不爱我,亦如我今生永远也无法改变,我对你的痴爱一样的坚决与执着;可我依然将无怨无悔去痴情守候,哪怕是一份已死了心的守候。

“人的一生,有很多种活法,你不可以一直都生活在痛苦之中的。”你的话说得是不错,人生是有很多活法,每一个选择就是一种;但是,别忘了再怎么丰富的人生,也只能是一种活法。因为一时的选择就代表着一生的决定。我们只有在这个选择中想方设法去寻找幸福,而不能再改动这种活法。曾经一直不明白自己为何总生活在痛苦之中,现在我终于从作家张爱华嘴里知道:“对悲剧知道太多,人就不容易快乐。”想想也是,我一直醉生梦死在徐志摩、普希金的凄美经典故事里,根本不存在快乐的基因的,又怎能生出快乐之容呢?我多想借你爱的因子,帮我驱走心头不快的基因;可是,我又是多么不忍把自己的痛苦强加进你的快乐当中;再者说,我也不知道你愿不愿伸出你那双慈柔的玉手,为我挥走心空沉封已久的愁云。

温情对我来说,也是十分陌生而又遥远的事了;只不过,传说中的幸福我仍在痴痴奢望,或许这是我比朋友冯昭更无可救药、更病入膏肓的最佳见证吧!“文人多情”虽说已是一种通病,但我仍要成为众多文人中最为痴狂的一个。“千古情人独我痴”,这句佳话不应该只是成为传说,我要创造这个传奇,让人间痴情之爱继续流传下去。在为你着想的同时,或许我多少也有为文学、为爱情即为人类伟大的事业着想的念头吧。我清楚就算我可能成为最痴情的痴情人,也不可能做到“付出不求回报”的至高境界,毕竟自己不是圣人。爱一个人是渴求回赠的,不论他嘴上承不承认。我也是,也想得到你的关爱与滋润;但是,我不会强求你爱我的。

(三)

有人说:“真正的爱情是在失恋以后开始的,太近了是看不到爱的……”难道你一直看不到我你的爱、感觉不到有爱,只是缘于你未曾失恋过?这怎么与女作家张小娴的话是那么的相似:“一个不曾受过感情伤害的女孩,是永远不会懂得爱情,更不会懂得珍惜爱她的男孩。”一直不曾理清我们到底是“相逢太早”还是“相逢太晚”的我,仿佛找到了一个貌似肯定的答案:“相遇太早。”因为清纯、真实、美丽、温柔的你,哪曾受过感情的伤害,甚至我怀疑你根本就没萌发过爱意;如此看来,我还是第一个对你死打难缠的痴情男孩儿吧!尽管周围爱你的人并不只我一个。你不是也曾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对我说过“我们学校也有许多男孩在追我,但我从未考虑过他们”的话吗?如果这是你的真心话,那证明我还算是对你心灵比较有震撼力的一位追求者;毕竟,我曾在你心中留下过印象:也许有好的,也许有糟的。但总比没有一丝印象要好得多吧。

“相逢太早”到底是不是我们的症结?之所以用这个貌似肯定的答案,乃是因为我尚未找到反击或推翻它的理由。尽管已有许多事实、许多名人证实了过早地遇上心爱的人是不可能让爱成真的;但我对“相逢太晚”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恐慌与憎蔑。太晚遇上你,或许你会明白什么是爱情,或许你会接受我的真心痴心;但是,太晚你又有可能承担起那一份沉重的责任,既是有心也无力再作更改。纵使你有99%失恋的概率,可我仍不敢拿一生的幸福与那只有1%的成功率去作赌注。我太害怕失去你了,仿佛上苍注定我这辈子到人间就是受你折磨的;如果真是劫数,我甘愿在劫难逃。谁知过早地遇上你,尽管有了100%的安全感:你还未名花有主,却也由此失去了比较有保证成功的机率。不过,我不后悔自己太早遇见你。倘若我错过今生应有的幸福能让你今后成熟长大,懂得爱情、懂得珍惜另一个男孩的爱;那么我情愿意丢弃自己一辈子的幸福,尽管我只有这一辈子可活。爱一个人就是全心全意地为对方着想,不管我们的爱情最终能不能成功,我都尽力把幸福的感觉、幸福的机会留给你。

其实,心中好想告诉你:“爱的本质是沉静的了解、相互信任、共同享受和彼此原谅。”而你,从不去沉下心了解我,从不给我哪怕一次恋爱的机会;你说这公平、这合理吗?这也无怪你会对我没有感觉,更无怪和我在一起时你感不到所谓的快乐;谁让你不作一丝思考一丝反醒一丝理解呢?

邓颖超奶奶曾这么忠告人们:“真挚的持久的爱情,不是一见倾心;因为相互的全面的了解、思想观点的协和,不是短期能达到的,必须经过相当长的时期才能真正了解,才能实际地衡量双方感情。”而你,为何不给我们彼此了解的机会与时间呢?你不实际地衡量双方感情,仅凭直觉就妄下断论“说我们不合适”,这是不是有些不认真不负责的态度?其实我从未在意过自己最爱的人现不现实,也许与现实的你走到一起,反而会把我从梦幻中拉到现实生存当中去;只是,我也怀疑这世上很难会有这么仁慈、博爱、善良的天使。我曾坚定不移地确信:你就是今生拯救我的女神!只是,你从不愿轻易伸出你那只手充满慈爱、温暖、感化力量的双手。如果连自己心中一直崇尚的女神都不肯普度我,我宁愿永远地沉沦到苦海之中去。没有你的爱,不能与你相守,我真不知死在水里与死在岸边还有什么区别?

(四)

也许,在你的生命里,我真的只能是个意外;而在我这里,你却是最大奇迹。如果今生没有你相伴,我的生命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也许此生我们注定无缘相爱,也许我能做到的只有遥远的祝福而已。想想也是,有时候并不是我想给你幸福就能够让你幸福的,很多时候人与人所理解的幸福是不一样的;就像我以为自己能给你最大的幸福感,或许在你眼中毫不值得一提一样。爱是坚强的,同时也是软弱的,它就如同一盏灯,即使是最亮的一盏,也有照不到的角落。或许你就是我内心光线照射不到的“黑暗地方”,纵使拿一辈子的痴爱也不能把你点亮。

有篇文章这么写道:“她对你的认识决定了你们的缘份:或长或短、或真或假,原来都是注定的。这也是许多真相要很久以后才能知道的原因。”其实我也很清楚,也知道有时候只有当另一个人找到她真正的归宿后,才真正知道她原来想要的是什么,她为什么会不爱自己。可是,天使!我担心错过之后,你找到的不是真正理想的归宿呀!也许这就是我一直不肯罢手、一直痴心到底的又一个原因吧。当然,这种想法在你看来可能是多余、毫无意义的,很可能又会被当成自作多情的靶子;只是,我无法阻止自己不这么做。原谅我,渴望爱与被爱,是我生命唯一的死穴。今生如果没有一份自己渴望的真爱,我生存的背景只能是荒野。我是个重感情的人,不论是爱,或者是伤痕,都难免要比别人的深……

无数的过来人或爱情故事告诉我们:许多时候爱情的基因是出于一种生理冲动和心理依赖;而友情,仅仅是只是出自于交往的方便而确立的一份人际关系。我不愿自己的爱仅是生理的冲动和心理的依赖,因此没认识你之前我不敢轻易涉足爱的盲区;但自从你的出现,竟让我的心灵洗涤一空。在你身上,我很难把灵与肉结合起来。这时,我才惊人地发现:自己的爱已达到前所未有的纯洁。真的,不论是认识你的当初,还是现在,我都觉得你在我心里是一座雪白无暇,却又高不可攀的圣女峰!只要见到你、听到你,乃至想到你,我的灵魂马上就会呈现一片圣境,任何丑陋、肮脏乃至邪念都会立即一扫而空。这让我也弄懂了为何认识你三年多却连你的手都不敢去握的真正的原因了。

(五)

这世上除了爱能让我有所改变外,没有什么力量能左右我的想法。

真的吗?真的,除了你能改变我未来的命运外,谁也不能够,包括我自己。只是,天使,我又明白:你不会为了别人的幸福而拿自己一生的命运开玩笑的。尽管我不止一次说过你温柔、善良;可任何东西都是有限的,毕竟你不是圣人。

“有一种感觉,可意会而不可言传;有一种梦,多情之后是无尽的悲哀;有一种追求,是永不能实现却又永无怨无悔的爱恋。”我很难再找到比这句话更能准确解释人间痴情了。我已经在一个人的路途上走了很远,独行让我已经有些疲惫;但还是无法停住脚步,我只能充满韧性地往前走,不能回头,也决不回头。只因我相信我的前行是有意义的,只因我相信你就在不远的前方等待……而今梦碎了,我还是无法回头,就算想回头也已来不及了。爱情道路上我已走失的太远、太远……生命既无法重来,爱情又怎能重演?甚至连换台、移情的可能也失去了。我不想再去补救这份无法挽回的遗憾,虽然明知道只要能强行把你留下来,一切都会好转……或许如今我能做到的只有守住一个亘古不变的有你的梦,尽管连梦也已有点残缺不全了。或许如今我只能尽力去充当“千古情人独我痴”的角色,尽管明知它是个悲剧。

反复赘述自己的痴爱,我已感到有点厌倦,可又不能停止自己倾诉的笔;因为如果连这点渲泄、投靠方式都没有了,那我活着真的也就没有一点意义了,也根本无须逗留在这个世界里了。吴淡如曾悲观地感慨道:“轻轻说爱,除了天空无人倾听我的心;轻轻说爱,在我们死前无人明白。”现在和以后我之所以还痛苦地活着,或许只是基于一点幻想:要用文字记下自己在这人间最后的痴情故事,供后人阅读与吸取。我想:既然生前没人理解我的爱,死后总该会有吧!毕竟先人凡·高已让我找到了希望。他的画就是在去逝后才值钱的,我希望我的爱,在我死后也能“感人”,也能“值钱”。

这一生我只会真心地爱上你一个女孩儿,这一生我也只会为你写下一部爱情绝唱的书。也许我内心现在渴望的只是能够感动你,也许我内心现在只想留下“千古情人独我痴”的悲名,也许我内心现在已没有了也许的可能……

作者简介:

  梦情,原名王河涛,河南临颍人,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青少年作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已出版《将青春活成传奇》《愿人生光芒万丈》《我的青春与你擦肩而过》等著作。参加过河南省青年作家批评家论坛、河南省第六次青年作家创作会议,曾连续荣获多届郑州市“五个一工程”奖、第九届炎黄杯全国青少年作品大赛一等奖、首届全球华文青春写作大赛入围奖等多种奖项。撰写的“80后作家108将”入载80后文学史《笔尖的舞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