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旅游 > 正文

防空洞改建的砂舞厅里,人们用十块钱抚平欲望

原标题:防空洞改建的砂舞厅里,人们用十块钱抚平欲望

昏暗的舞厅里,伴着吵闹的音乐,一群男女相互摩擦着。

男的大都中年,为了避免散场后被人看见裤子上的污物,他们普遍穿深色的长裤。

女的年龄样貌参差不齐,但都穿着能尽可能展示身体轮廓的清凉衣服。

一曲毕,手机光亮不时闪烁,或互加微信,或扫码付款,或现金支付,或对着手机微弱的光,审视百元大钞真假。

这里就是成都著名的砂舞厅,aka洞洞舞厅。

请伴着音乐阅读

「有伤风化」的交谊舞

1980年,邓丽君的「靡靡之音」在大陆响起。

大家发现,原来歌词还可以这样写,歌还是可以这样哼唱。

虽然那时的中国处于改革开放初期,社会文化呈欣欣向荣之势,

但学院派认为,邓丽君的歌曲内容灰暗、颓废,属于「黄色歌曲」「靡靡之音」。

中国音协因此专门在北京西山召开会议,展开了对邓丽君歌曲的讨论与批判,还为此出了一本名叫《怎样鉴别黄色歌曲》的书。

公共场合不能播「黄色歌曲」,那就只好在家里放。

热爱「流行文化」的年轻人,时常聚集三五好友在家中喝酒,伴随着「黄色歌曲」跳交谊舞。

酒意渐浓,歌曲催情,男女跳着跳着会挨得越来越近,然后把脸贴在一起,相互摩擦。

同一时期,流氓罪作为一种最高可判处7年有期徒刑的罪名,出现在我国1979年刑法第160 条,而跳「不健康的舞」也被纳入其中。

这种「脸儿相偎,手儿相持,腿儿相挟」的男女同舞,在绝大多数人看来是「有伤风化」的。

一时间,家庭舞会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因为参加舞会而铃铛入狱者,不可胜数。

成都理工大学沈某在东郊某厂的宿舍跳舞时,被公安机关以「流氓行为」抓捕,判劳教两年。

可有趣的是,没过多久, 新兴的市民阶层终究抵挡不住「诱惑」,开始冲破这种世俗偏见的牢笼,以交谊舞为代表的娱乐新文化在全国传播开来。

十元三曲

1988年,各种营业性舞厅,在全国城市的各个角落开始生根发芽。

当时的舞厅跳的是交谊舞,只收取门票和茶水钱,跳舞不收费。

由于是新鲜的「灰色地带」,加上人们对异性的渴望,舞厅里常常是「狼」满为患。

由于舞厅里环境昏暗,气氛暧昧,男性开始对舞伴上下其手。

但毕竟狼多肉少,姿色姣好的女性,总一群「狼」排队等着跟她跳舞。

慢慢的,开始出现有偿陪舞,交谊舞也从一种交友方式变成了另一种「交」友的方式——砂舞。

那时的砂舞也叫「沙沙舞」,意指身体相互摩擦发出的声音。

1994年,成都二环周边一带的很多防空洞被改建成了「砂舞厅」,门口都会写着 早午晚三场的不同入场收费标准,明码标价。

那一时期,可以说是砂舞厅的鼎盛时期。

人们压抑已久的欲望如魔鬼般释放出来,表现为对肉体买卖的兴奋与痴迷。

成都「砂舞厅推广大使」作家周成林在《爱与希望的舞厅》里如是写道:

从早到晚,砂舞厅可以说是也是宏大现世的缩影。

有六、七旬甚至八旬老翁,有二十来岁或不到二十的各色“青勾子”(小年轻);

有开车来的普通生意人或公司白领,有骑电瓶车来手拎保温杯戴着珠串烟不离口的中年男;

有腰间挂一串钥匙东张西望从来不跳的中年驼背侏儒,有孕妇一样挺着大肚T恤撩到胸乳照跳不误的猪头男。

舞池里的P 2 P

90年代,这种十元三曲的舞厅,在全国各大城市都有,只是叫法不同,兰州叫摸吧,东北叫黑三曲。

由于当时国企改革,大量工厂员工下岗,不少女工 迫于生计选择到舞厅工作。

据传成都最早做这行的砂女,正是在当地砂轮厂的下岗女工。

当然,做舞女的原因各异,不幸婚史,生活压力,没有特长,没有后台,乡下不容易挣钱,又或者就喜欢跳舞。

归根结底,是为了钱,但相较其他「色情服务」行业,砂女有自己的选择权。

砂舞厅更像是一个P to P平台,这里的P指的是People。

这个「平台」只是提供一个场所,让里面的人各取所需。

舞女要钱,男人要摸。

舞女们同样也是客人,但跟舞厅并无雇佣关系。

她们无需打卡,不必跟雇主签合同,也没人规定她们每天早中晚必须出勤。

不管素舞砂舞还是别的什么,舞女挣的钱都归自己,不用被雇主克扣,更谈不上税务。

一个曾做过 「技师」的砂女在采访里说道,很多人以为床上一躺,等着数钱就行了。

“那比当女工还要辛苦。”每天要接至少5个客人,每个要「服务」两个小时,根本没有空下来的时间,都是在完成各种「服务流程」。

除却少数在砂舞厅里直接进行性交易行为以外,仅仅是「身体摩擦」与「抚摸」的砂舞,处在「合法」与「非法」的边缘地带。 

而舞厅与砂女之间又不存在雇佣、人身依附等关系,也无组织、强迫、教唆、引诱、介绍等行为,因此无法追究刑法第358条和359条。

就像难以界定「砂舞厅」是否合法一样,我们也很难去评价它存在的对与错。

但正如古典刑法学家贝卡里亚说过的:

一切违背人的自然感情的法律,就同一座直接横断河流的堤坝。

砂舞厅里的声色犬马,也有它存在的合理性。

- End -

「撒旦门徒」夜行者

美国最诡异的酒店,你一个人的时候千万不要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