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美食 > 正文

康熙南巡,明知接驾耗费巨大,为何还要住在曹家?

原标题:康熙南巡,明知接驾耗费巨大,为何还要住在曹家?

其实康熙南巡的这些事,一直都被当作丰功伟绩来宣传的,康熙先后六次南巡,那是不辞辛苦、千里迢迢为人民服务的,在南巡中体察民情、肃清吏治、梳理河道等等功劳。

早年间张国立还以此为背景拍摄了几部戏说历史的《康熙微服私访记》,引领了清宫剧的另类潮流,影响不可谓不大。

可以说,在大多数老百姓心里,一个皇帝能够走出皇宫,体察民情,心系百姓,自然是一个好皇帝了。

但是这背后的阴暗面都被《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在作品中一点点揭露出来,曹雪芹一生可以总结为“生于繁华,终于沦落”,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家道中落了。

如果不是家道中落,曹雪芹也犯不着起早贪黑的写小说养家糊口,随着这些年对《红楼梦》的深入研究,人们透过作品,最终得出曹雪芹家道中落的原因就是因为康熙六次南巡,有四次都住在了曹家。

由于巨额的花销,使得曹家经受不住,最终倒台,曹雪芹一下子从锦衣玉食落魄成失落文人了,从而给我们揭露出康熙风光南巡的背后,其实也是劳民伤财的事情。

那么,这么劳民伤财的事,康熙为何还要选择曹家?而且是六次南巡,四次住曹家,就是薅羊毛也得换只羊薅,为何就盯上曹家了呢?

在康熙看来,这绝对不是坑老曹家,而是无上的光荣,是光临曹家的寒舍,让曹家蓬荜生辉。

这就要说到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和康熙的关系了,关于曹家祖上的说法历来争议众多,有人说是汉人,有人说是满人,争论不休,其实在清朝满汉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在不在旗,旗人才是最厉害的。

旗人也不全是满人,其中也包括很多汉人,在努尔哈赤、皇太极时期,在创建八旗的时候就大力吸纳了一部分汉人,这些在旗的汉人,在身份地位上并不比满人差。

所以,争论曹家是满人还是汉人没有意义,从身份地位上来说,曹家是包衣,也就是奴才,以前老说在清朝并不是谁都能当奴才的,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曹家祖上“从龙入关”,原本是多尔衮的包衣奴才,当时的上三旗的包衣由内务府管辖,而下五旗归王公贵族管。

曹家本来是在正白旗就属于上三旗,多尔衮去世后,顺治将正白旗收归皇室掌管,曹家名正言顺的成了内务府的包衣,为皇室服务。

内务府相当于皇室的管家,负责的活很多,曹寅的父亲曹玺是皇宫内的二等侍卫,负责皇帝的安全,康熙出生之后,曹玺的妻子孙氏被选中做康熙的奶妈,古代尤其是游牧民族对奶妈的情感很深厚。

可以看出,曹家作为奴才基本已经到达了皇室信任的天花板了,曹寅是和康熙喝一个妈的奶长大的,曹寅在十七岁的时候就是康熙的侍卫,关系十分亲近。

作为皇室的包衣奴才,不止要负责皇室的起居生活,还要负责皇室的财产打理,帮助皇家创收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曹玺后来就被安排到南京主持江宁织造署的工作,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工作呢?

专门给宫廷供应绸缎服装的,相当于现在国企的属权,却只对皇室负责,是一个响当当的肥差,清朝时期南京地区拥有织机三万多台,年产值达到1200万两,在这样一个地区,负责皇室服装采购,想不赚钱都难。

在曹家主持江宁织造署之前,这个活都是内务府每年派人去管理,康熙二年的时候,曹家的人去后,才改为久任,可见皇室对曹家的信任。

清朝时期只有四品以上官员才有资格给皇帝进呈奏折,后来曹寅却能以五品的官职直接呈送奏折,在皇帝面前说话比而二三品的官员还要硬气。

就地位而言,在康熙时期,曹家的地位仅次于两江总督。

实际上也表明,曹家不但是皇商,也是皇帝的耳目,是康熙监察江南的眼睛。

不要说曹寅跟康熙有如此之多的亲密关系,单单就是内务府包衣奴才的身份,亦或者江宁织造署的职务,都可以让康熙名正言顺的住到曹家。

实际上,当时想邀请皇帝去的“地方企业”其实很多,康熙却坚持住曹家,主要原因这是无上的荣耀,必须给自己最信任的人,所以,康熙才四次住到曹家。

但是堂堂帝国皇帝住到家里,如果没有点排场,那像是什么话,岂不是丢了皇家的脸面,所以,曹寅那是倾注全部的财力来哄康熙的开心。

康熙其实也挺满意的,不然也不可能再三“光顾”曹家,明显是好评了。

但是四次南巡,曹寅挪用公款这个事却成了一个棘手的事!

康熙认为曹家有他罩着肯定是有钱的,所以四次住到曹家,虽然花费颇多,但是曹家应该拿得出。

估计曹寅想得比较多,如果这些钱都由自己拿,那岂不是坐实了自己“中饱私囊”的嫌疑,所以就采取挪用公款的办法,毕竟是接待皇帝,谁也找不出理由。

比如康熙清查全国挪用公款的事的时候,有人就把曹寅给举报了,康熙当时还给遮盖“曹寅李煦用银之处甚多,朕知其中情由。”皇帝都把话说到这了,如果哪个不长眼睛的大臣还盯着这个问题不放,那绝对是没有眼力见。

这个亏空,其实是奴才对皇帝忠心的表现,冒着挪用公款的罪名也要花给主子,任谁看了能不感动?

所以康熙对于曹家挪用亏空的事也极力遮盖,后来为了曹家能够还上亏空,还把两淮盐差交给曹寅的大舅哥李煦管理一年。这东西就是有点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康熙为了给自己南巡的花费买单,也算是想尽了办法。

当然,曹家最后倒台,由巅峰跌落神坛,原因并不完全是因为亏空,主要是雍正即位后与康熙是两种当皇帝的思路。

康熙晚年仁政,碍于人情世故,对吏治管理难免松懈,相比之下,雍正正是看出了康熙晚年吏治的弊端,必须要下猛药来治,而曹家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当时雍正也并未把那点亏空放到眼里,毕竟是花在皇帝身上,这一点没啥值得深究的,问题是曹家人经营江宁织造出的问题也太多了。

雍正五年的时候就在宫内发雷霆大火,询问内务府,自己穿的衣服掉色是怎么回事?

结果内务府一查,这是江宁织造曹頫送上来的,雍正强压着怒火,也就罚了曹頫一年的俸禄。

但是不久之后就得知曹家骚扰驿站,这让雍正直接暴跳如雷,怀疑曹家在将皇家财产暗自转移。

雍正这才下定决心要整治曹家!

由此可见,在雍正整顿吏治期间,正是需要“杀鸡儆猴”的时候,曹家作为前朝元老,明显有点托大,不知收敛,最后被抄家也是意料之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