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美文 > 正文

奈飞要对《水浒传》下手了?

原标题:奈飞要对《水浒传》下手了?

最近有两起电视剧播出事故让大家讨论得沸沸扬扬:

金庸经典作品翻拍《新鹿鼎记》豆瓣跌破地板2.6;抗战经典续作《亮剑之雷霆战将》“喜获”人民日报爸爸点名。

抗战经典续作《亮剑之雷霆战将》开播之后观众发现,八路军独立团团部设立在豪华的欧式别墅里,战士用发胶固定发型,将领在战场抽雪茄、喝咖啡……引发众多网友质疑。

11月15日人民日报点名,在湖南卫视播出9集之后,被紧急停播。

国内经典翻拍翻车,海外NETFLIX却在《三体》之后,又将试探的小爪子伸到了中国经典《水浒传》身上,并宣布由日本导演执导。

这引发了大量国人思考,日本导演能拍好水浒传么?

奈飞又选外国人拍中国IP?

NETFLIX描述新片《水浒传》为“中国文学名著的未来主义版动作冒险传奇大片,充满荣耀、浪漫和阴谋,探讨忠诚、领导力和我们冒个人代价去面对社会问题的责任”。

《水浒传》原著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由施耐庵所著,书中共有108位好汉,每一个英雄都人物特点鲜明,曾经被多次翻拍成电视、电影和动漫,毫无疑问的大IP了。

再看看奈飞官宣的主创阵容:

日本导演佐藤信介(《王者天下》《弃宝之岛》《杀戮都市》)执导;

Matt Sand(《深海浩劫》)担任编剧;

埃里克·纽曼(Eric Newman)和布莱恩·鱿克勒斯(Bryan Unkeless)担任制片人。

这不禁让人疑惑,中国的经典,为什么选择日本导演呢?

小印盘点了佐藤信介历年的作品,这是一个动漫改编电影的大神,同时涉猎各类题材,《水浒传》的奈飞版,或许正是看到了佐藤信介身上的这些关键词:未来主义、动作冒险、中国史诗。

杀戮都市GANTZ | 科幻动作片

主要是杀戮游戏中与外星人战斗

死亡笔记 | 推理探案片

夜神月和L的智斗是该片的重点

BLEACH死神 | 热血武士片

作为日本热血民工漫的扛把子

算是日本顶级资源了

王者天下 | 王朝争霸片

描述的是中国战国时代

秦王嬴政和将领李信的成长史诗

但是,拥有这些标签代表着经验和适配,这能成为质量保证么?

看到佐藤信介以往作品的豆瓣评分时,小印的眼泪掉下来。

不要说全球市场与中国市场的审美情趣不同,IMDB评价也并没有飞出天际,或许称不上烂片,但显而易见的平庸。

观察到此,也不怪我方阵营唱衰,拿着中国的顶配经典用这个阵容开发,只能说一句非战之罪。

无独有偶,我方友军也将进入战场。

由中国导演制作的日本阴阳师电影《晴雅集》《侍神令》,年底也将在电影院面世公映。

《晴雅集》的主创,第一个必须提及活跃在一线、票房和评分两极化的《小时代》导演郭敬明,这让赵又廷、邓伦、王子文、春夏、汪铎这样的阵容也颇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危险偏差值。

该片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同名小说,讲述了阴阳师晴明承师遗命与会祭天大典,期间与武士博雅相识,共赴斩祸蛇之命的故事。

这也算把日本历史上的传奇人物大阴阳师安培晴明,赋予了中国审美的解读。

如果说《晴雅集》的创作是剑走偏锋,《侍神令》就是正规国家队。

根据手游《阴阳师》改编,讲述了穿行于人妖两界的阴阳师晴明,与一众妖怪缔结契约,共同守护平京城的故事。

当年网易手游《阴阳师》的火爆历历在目,氪金抽卡的热潮也风靡一时。

大年初一就见分晓,陈坤、周迅的组合,未尝不会让人想起《画皮》中妖魔情仇的诡谲惊艳。

这些墙内开花墙外采摘的现象,直教人乱花渐欲迷人眼,惊叹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开启互抢别国ip模式?

木已成舟,多说无益。

虽然对《水浒传》和《晴雅集》的创作保持疑虑,但中日创作者热衷于对方国家的历史人物再创作的现象值得一提。

日本创作中国名著的经验十分丰富,由来已久。

1952年,日本漫画大师手冢治虫对《西游记》进行改编,创作了《我的孙悟空》,开启了日本漫画界对中国文学作品改编的风潮。

从此,西游记、三国演义、封神演义、史记、白蛇传等文学作品都成为日本创作的原始素材。

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改编也越来越大胆。

《最游记》中师徒四人现代化改造只是毛毛雨、《七龙珠》只留下了孙悟空这个名字、《恋姬无双》中三国英雄全部性转成了女性、《龙狼传》现代人穿越到了三国,还有《SD高达三国传》刘关张开高达……

从翻拍到魔改,再到中国元素的解构,日本人创作中国故事时常引起热潮。

如银魂中神乐的中国女孩形象、二分之一乱马中的熊猫和功夫、中华小当家中的美食文化,中国元素已经深入到日本创作的方方面面。

日本创作者对外来文化的开放态度,不仅促进了本国创意行业的发展,也得到了世界的认可。

而中国创作者的改编之路,才刚刚开始。

由于前几年影视资本热潮,往年的经典作品一拍再拍,国家限令在前,公众抗议在后,《鹿鼎记》《亮剑》的大众嘲讽也是对这一现象的触底反弹。

反而,国外IP成为相对安全、并有新鲜感的选择之一,而日本的文化历史与中国联系密切,文化壁垒相对薄弱,也成为了中国创作者的首选。

但创作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在引进了《解忧杂货铺》《深夜食堂》《求爱大作战》《嫌疑人X的献身》等珠玉在前的日本IP,但在本土化的过程中大多水土不服。

而日本二次元文化的多年渗透,漫改真人剧《网球王子》《棋魂》纷纷上马,仿佛慢慢找对了青年人的胃口。

而在游戏领域,网易的阴阳师大热,从线上到线下引起热潮。

阴阳师系列电影成为改编的热门。

改编首先是从模仿还原开始,而后有意识地根据本民族的文化传统、民族性格、审美观念和社会现实等因素,对外来文化进行解构、重组和改造。

要想得心应手,任重而道远。

改编经典这条路从国内走向国外,开放包容必不可少,但原创也迫在眉睫。

近年来,中国开始关注本土文化的挖掘,出现了《一人之下》《非人哉》《狐妖小红娘》《大圣归来》《哪吒》等具备中国文化特色的作品。

但日本对中国文化的改造经验,以及奈飞对日本创作者的认可,都在提醒着国内的创作者:

本国的文化,如果自己没有创造力,就会被其他人抢走解读的话语权。

能拍好别国ip吗?

回答这个问题,比如最浅显的别国服道化,就是个问题。

日本文化和中国文化最早始于《后汉书》载公元57年“光武赐以印绶”,通过进贡和访问开始了最早的交流,后来应神天皇引进《论语》《千字文》等儒家经典,552年输入佛教,汉风文化占据了日本文化空间的C位。

平安时期是汉风文化最灿烂的时期,其间菅原道真开始对汉文化反拨,才逐渐形成和风的日本文明,沿袭至今,仍保留着一定的汉唐古风。

因此,在古装服化道上双方有着一定的共通之处。

细细盘算下来,中国绝大多数朝代的古装剧都常常陷入日本风和中国风之争。

依稀记得,《汉武大帝》中的女性扮相,曾被批斗参考了日本艺伎风格。

如今,创作者将触手伸向日本古代社会,在改编过程中,服道化在协调中日双方团队的意见上,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焦点。

从近期爱奇艺上线的《棋魂》来看,虽然主要场景设计在现代,但唯一的幽魂藤原佐为从平安京的天才棋手,本土化为中国古代南梁围棋第一人。

从动画原作相同的日式狩衣和乌帽子,实在很难与中国南北朝时代的服装产生共情。

但如果全然改造,又失去了原作的韵味,还要协调日方团队的意见,这就是改编的难点。

从这一点上,《晴雅集》和《侍神令》分别交出了不同角度的答卷。

从风格角度,与日本国人角度的安培晴明相比,《晴雅集》偏走和风的精美,《侍神令》的扮相更有汉风的硬朗。

赵又廷的晴明整体风格偏近于平安时代的狩衣、乌帽子、折扇与木屐。

但在设计细节上,又降低了乌帽子的高度,修改了狩衣的设计,折扇与木屐也与日本史相近又不同,更像是中和了国风和和风的变体,并不属于任何一种类别。

陈坤的晴明并没有刻意贴近日式服装,更贴近汉服的硬朗,主观视觉感受更贴近于国风汉韵。

而在妖魔的特效刻画上,也走了不同风格,《晴雅集》更贴近于网大类怪兽的质感,而《侍神令》更有当年《捉妖记》圆滚滚妖怪的神韵。

日本的平安时代,即将在12月25日与大年初一,粉末登场。

这也算是中国顶配流量与阵容的一次有意义的尝试。

正如《妖猫传》中陈凯歌诠释的日本作家笔下的煌煌盛唐毁誉参半,一切以作品说话。

当然,别国的文化,就是个更深层的问题了。能否真正把握好别国IP,那是整个剧组的课题。

但反观,这也是一个文化多元化发展的必然。允许和包容,是文化前行的动力。

当我们可以诠释出不同文化视角的故事,那时候,中国的创作者也将走向世界。

新的故事即将上演,且观后效,再论其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