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汽车 > 正文

美国拟在艰难情况下,禁止从俄罗斯购买原油

原标题:美国拟在艰难情况下,禁止从俄罗斯购买原油

据报道:美国国会准备对与“北溪2”项目有关的欧洲公司施加限制,这在德国引起巨大反响,柏林政府甚至放言要反制裁。据美国分析杂志《国家利益》报道,类似的反应完全是可以解释的:华盛顿的伪善显而易见。令人惊讶的是,今年美国进入俄罗斯原油前几大进口国,购买了俄罗斯出口总量12%的原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消息,上半年,美国从俄罗斯进口900万多吨石油产品(6800万桶),创下16年来的纪录。

美国能源信息署指出,美国排在第二位,因为荷兰买了1219万吨原油。但荷兰是一个转运中心,石油产品从那里运往其他国家,而美国买油是用于本国加工。《国家利益》提出这样的办法:法律上禁止从俄罗斯进口原油,比如,国会可以对保障原油运输的公司施加制裁。然而这一办法完全无法理解。正是由于对第三国的制裁,美国开始变得直接依赖俄罗斯原油。美国去年就承认了这一点。

俄罗斯曾经只是美国排名第六的原油供应国,而到2020年2月上升到第二位,仅次于加拿大。美国失去了委内瑞拉的重油,从伊朗进口的原油又大幅下降,不得不紧急寻找替代进口国。问题在于,许多美国原油加工企业的技术不允许它们使用二叠纪盆地和西德克萨斯州的轻石油。墨西哥湾和东海岸的炼油厂情况最困难。这些工厂有含硫等级的规定,所以必须把轻石油和之前从委内瑞拉购买的重油混合。但去年,特朗普对委内瑞拉施加制裁,使得委内瑞拉对美出口原油减少32%。

由于原材料短缺,美国炼油厂面临倒闭危机。为避免灾难,美国转向了俄罗斯乌拉尔原油,并积极购买俄罗斯重油。去年,美国从俄罗斯进口1100万吨重油,是2018年的一倍多。沙特原油的化学成份类似,可以成为替代品,但沙特不想增产,美国只好找俄罗斯。俄罗斯原油的价格很有吸引力。据俄罗斯财政部统计,乌拉尔牌原油1月至7月平均报价为40.34美元/桶,而去年1月至7月为65.27美元/桶。与此同时,原油货运成本已大幅削减。随着疫情隔离期结束,人们又开始乘坐汽车和飞机出行,原油的需求在增长。总体看来,美国炼油厂除了购买俄罗斯重油也别无他法,就算两国关系变差,就算美国对俄罗斯施加诸项制裁,也不会影响美国购买俄罗斯原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