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热点 > 正文

曝 日

原标题:曝 日

梅询做了翰林学士,有一天诏书特别多,写起来又苦又累,很烦。他就拿着稿子出来,在石阶上一边踱步,一边构思,忽然看见阶下的老兵在那晒太阳,伸着懒腰,打着哈欠,不由羡慕道:“好快活!”随即又问老兵:“你识字吗?”老兵说:“不识字。”梅询赞道:“那更快活!”人生识字忧患始,人生识字烦恼生,此时此刻当然是晒晒太阳,睡睡懒觉,比起费力劳神写文案更快乐。起草诏书,自然是替别人做主说话,绞尽脑汁,言不由衷,哪里会有快乐可言?一旦有了余闲,抛开工作,抛开饭碗,人还是愿意玩一点更高级的精神活动来满足自己,不然哪来的文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