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时尚 > 正文

贾宝玉生日夜宴,所有姊妹都到场,为何不请自家的迎春、惜春?

原标题:贾宝玉生日夜宴,所有姊妹都到场,为何不请自家的迎春、惜春?

《红楼梦》第63回,回名乃是“寿怡红群芳开夜宴”,当天是贾宝玉的生日,于是怡红院搞了个“夜间聚会”,参与者除了怡红院袭人、晴雯、芳官等丫环,还有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李纨、探春、薛宝琴等女子。

这是贾府大厦将倾之前,大观园内最后一场热闹,贾宝玉和丫环、小姐们一起饮酒作乐,玩抽花签的游戏,在这个夜晚,封建等级制度的界限荡然无存,小姐和丫环们同坐在同一个炕上嬉笑打闹,可奇怪的是,这个宴会上没有迎春、惜春的位置。

这个设置看上去是有些奇怪的,因为当晚前去的小姐们中,林黛玉、薛宝钗、薛宝琴严格意义上都是“外人”,只有一个探春是贾家人,李纨还是个寡妇,按理来说,宝玉要举办生日聚会,三春是一定要来的,为何当晚只有探春来了,迎春、惜春都没到场呢?难道是贾宝玉故意不请二姐姐和四妹妹吗?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还是要回到《红楼梦》文本中来寻找答案。

贾宝玉的生日,其实早在白天就已经结束了,这个所谓的夜宴,只不过是怡红院的丫环们临时攒的局,参与的丫环主要有八个,分别是:袭人、晴雯、麝月、秋纹、芳官、碧痕、春燕、四儿。这次夜宴上的所有酒食全都是这八个丫环攒的钱买的:

袭人笑道:“你(宝玉)放心。我和晴雯、麝月、秋纹四个人,每人五钱银子,共是二两;芳官、碧痕、春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她们有假的不算,共是三两二钱银子,早已交给了柳嫂子,预备四十碟果子。我和平儿说了,已经抬了一坛好绍兴酒藏在那边了。我们八个人单替你过生日。”——第63回

也就是说,这个聚会原本就是怡红院内部的团建活动,跟贾府的小姐们没有半点关系,而且这个所谓的“夜宴”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不符合大观园夜间宵禁的规定的,所以袭人等人要偷偷给宝玉办,自然不能让外人知道。

那为什么后来林黛玉、薛宝钗、薛宝琴等人也都加入了呢?这跟丫环春燕的一句话有关,因为这句话引起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且看原文:

春燕笑道:“依我说,咱们竟悄悄的把宝姑娘、云姑娘、林姑娘请了来顽一会子,到二更天再睡也不迟。”袭人道:“又开门阖户的闹,倘或遇见巡夜的问呢?”宝玉道:“怕什么!咱们三姑娘也吃酒,再请她一声才好,还有琴姑娘。”众人都道:“琴姑娘罢了,她在大奶奶房里,叨登的大发了。”宝玉道:“怕什么?你们就快请去。”——第63回

春燕最初的想法是只请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也住在蘅芜苑)三人,但袭人担心会被巡夜之人发觉,于是贾宝玉延伸出了请探春的想法。

探春彼时正在负责大观园的管理工作,如果请来了她,那么巡夜人员谁敢找茬儿?这是请来探春的最直接原因。

李纨能够参加夜宴,则完全是一个偶然。她本身是一个寡妇,不太适合出席这样的聚会,所以大家一开始都没想请她,但尴尬的是,薛宝琴刚好住在稻香村,和李纨住在一起(宫中老太妃薨了后,贾母安排宝琴在李纨处暂住。)薛宝琴在被邀请名单上,可邀请薛宝琴,就避不开李纨,所以只能顺便一起请了。

而对于迎春、惜春,她们俩未被邀请,完全是因为她们两人的性情决定的:迎春呆板、惜春冷漠,她们都不太擅长出席这种聚会类活动。

之前的诗社活动就是前车之鉴,迎春和惜春都不擅长作诗,所以只能在诗社当副社长,一个誊录监场,一个出题限韵,说白了就是两个闲职,啥都不干,站在一旁看着别人作诗就行,也正是因为这般,第49回芦雪广联诗,迎春生病不能参加,贾宝玉称:二姐姐又不会作诗,无她又何妨?

再有惜春,她生性冷漠,一直排斥这种群体活动,之前加入诗社就是迫不得已,于是第42回借着贾母让她画年画的契机,她直接提出请一年的假,众人都看出来她是在躲避诗社。

所以对于“怡红夜宴”这样的热闹活动,必然要请的都是关系亲近,爱热闹、会玩的人,加上又是临时邀请,必然思虑不全面,故而大家自然而然地忽略了迎春、惜春二人,亦是人之常情。

本文乃“红楼不红”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本文引文均来自《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