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探索 > 正文

天京保卫战有多惨烈?太平天国死守到底,曾国藩为掩罪私杀李秀成

原标题:天京保卫战有多惨烈?太平天国死守到底,曾国藩为掩罪私杀李秀成

作者:毅品文团体(文定),无授权禁转!

19世纪的太平天国起义轰轰烈烈,但是随着天京事变后,天国元气大伤。1861年8月安庆失陷后,9月9日,湘军杨载福部水陆军攻陷池州城,9月16日,攻克铜陵。10月23日,湘军曾国荃部攻陷无为州,26日攻克无为州运漕镇。

(太平天国议事图)

运漕在无为与含山之交,外濒大江,内通巢湖,自太平天国建都天京后,为太平军江防锁钥,粮运中枢,向上接济安庆、庐州,向下接济天京。运漕镇陷落后,曾国荃回湖南添募湘军6000人。1862年3月24日,曾国荃率湘军再度由安庆沿江东下,4月18日攻陷巢县、含山县城,20日攻下和州,22日攻克西梁山。

西梁山古称天险,为天京西侧门户。曾国荃会同彭玉麟水师于5月18日自西梁山越过芜湖,先攻金柱关,复由金柱关偷袭太平府城,并攻克之。次日,又攻陷金柱关、东梁山。

(曾氏家族,攻破天京的主要统帅。曾国藩是代表之一。)

曾国荃的陆军于5月26日进至江宁镇之板桥。28日攻陷秣陵关,次日又攻陷大胜关、三汊河。彭玉麟的水师由金柱关东下,于5月30日,攻陷头关、江心洲、蒲包洲,停泊在天京洲城的护城河口。曾国荃的陆军倚仗水师,驱军直入,驻扎雨花台,距天京城不及四里之遥。

在天王再三催促下,李秀成率领10万左右大军由苏州西上,10月13日到达天京南郊,随即围攻雨花台附近的曾国荃营盘。太平军将士为了解救天京之围,勇敢地打击敌人,曾国荃的面颊被打伤,敌军死伤者达5000人之多。曾国藩自己承认:“心已用烂,胆已惊破”, “军兴以来未有如此之苦战也”。

(攻破天京之战,异常艰难)

但是,从10月13日到11月26日,大战45天,最后并没有攻破曾国荃的大营。李秀成停止了攻势,撤回到天京城内。

李秀成援解天京之围失败后,洪秀全命令他再进兵西北:“遵朕旨过北,接陈得才军,收平北岸,启奏朕闻。”这一军事行动,除了接陈得才部南下外,还有另一个用意,就是吸引围天京的敌军,北上援救皖北,以减轻天京的压力。曾国藩意识到这一点,他说:太平军“由舒城、六安而上英、霍、麻城、宋埠,一出黄州,一出汉口,扰犯湖北,意欲掣我南岸之兵以援北,掣我下游以援上,无非图解金陵之围”。

当时,敌军“自和州以至武汉,除庐州、安庆有兵外,千里空虚”。形势极有利于太平军进军皖北。但是,李秀成对这项战略并不赞同。他勉强接受命令。12月1日,他派章王林绍璋、对王洪春元等自天京下关渡江至九洑洲,12月8日突出浦口,15日过江浦陆续西上。12月18日对王洪春元占含山,21日占和洲,27日取铜城闸。

1863年2月底,李秀成集中大约30万人马,包括护王陈坤书、顾王吴如孝、爱王黄崇发在内,自天京下关、中关渡江北上。

(匪首李秀成 太平天国后期的支柱性人物)

“进北攻南”这一战略,实际上曾经取得效果。曾国藩曾经对皇帝说:李秀成“大股上窜,分枝牵制庐江,无为州之兵,而以全力猛扑石润埠毛有铭、刘连捷营盘,自初三至初七日,昼夜围攻,粮路断绝,文报不通。臣不得已又飞檄鲍超改旆渡江,以解石润埠之围。曾国荃亦自金陵分拨五营救援该处”。

但是,李秀成“行兵赶到六安,正逢青黄不接,那时想去会陈得才之军,此地无粮,不能速去,不得不回军返辔,由寿春边境而回”。半途折回,功亏一篑!

1863年6月20日,李秀成所部自江浦桥林、小店经九洑洲南渡。李秀成自己由于得到英国人呤唎的帮助,乘他的小轮船渡江。这一场战斗,李秀成损兵折将,他自己说:“此举前后失去战士十数万人。”

1863年6月13日,围城湘军攻陷了天京城南要塞雨花台和聚宝门外各石垒。6月30日,湘军杨岳斌等水师攻陷江浦九洑洲,击败守将贡王梁凤超。九洑洲战略地位的重要性在于它是天京水运的要冲。

(天京城防图)

九洑洲一失,天京水路粮食来源被切断了。7月3日,曾国荃湘军又破长干桥,逼近聚宝门。同时,湘军鲍超部亦由皖北渡江扎营神策门沿江一带。到9月中旬,围城湘军已增至4万人,先后占领了上方门、高桥门、双桥门等天京外廓重镇。11月25日,城东重镇孝陵卫亦陷落,敌人合围之势到1863年底已经十分清楚。

天京军民,以惊人的毅力和顽强的斗志,粉碎了占绝对优势的清军一次又一次的猖狂进攻。打得敌人“损伤精锐,不可胜数”。曾国藩在1864年5月17日说:“金陵一军,在朝阳、神策、金川等门外开挖地道十数处。”太平军于附城一带筑月城以拒之。三月二十三、二十五、二十六等日攻破月城,湘军“前后伤亡近三千人”。他说:“当此之时,除却严围猛攻,力禁接济,更无他法。”

(湘军,镇压起义的主力军)

6月15日,曾国藩又对清朝皇帝说:“两月以来,百计环攻,逼城太近……我军伤亡至四千人之多。”

天京粮食来源断绝后,天京军民在城内动手耕种,增加生产。口粮不足了,他们以草充饥。天王洪秀全带头吃草。曾国藩也说:洪秀全“牢守老巢;并不恇惧,亦无粮尽确耗”。他又说:城大百余里,太平军“新种麦禾,青黄弥望,竟不知何日能了此一段”。

1864年2月28日,天京城外制高点天堡城(钟山第三峰)失陷,天京形势日益危急。

5月下旬,洪秀全因长期操劳,身患重病。6月3日(天历甲子十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太平天国领袖天王洪秀全不治逝世,享年50岁。

(欧洲人笔下的天京城)

天王洪秀全逝世以后,其子洪天贵福即位,称幼天王。当时洪仁玕远在江西。7月3日太平门外要塞地堡城失陷。19日,敌人在太平门东侧由地道轰塌城墙,天京沦陷。

这时,天京城中不过3万人,能战守者不过三四千人。但太平天国的英雄们仍然给敌人以很大的杀伤。

首批登城的400人全数被歼灭,先锋队3000人被打死一半。带领先锋队的朱洪章事后回忆这段历史时心有余悸地写道:“不易当年克此城,今朝却是倍伤神。精兵四百遭全没,壮士三千只半生!”曾国藩也说道:“肉薄相逼,损伤精锐,不可胜数!”

清军攻入天京,到处放火、抢劫,逢男人便杀,见妇女便掳。金陵城一夜被焚烧的一无所有,广大民居及天王府等建筑也被付之一炬,十年后仍然是“满地荒寒气象”。

他说:“本地人言,‘发匪据城时,并未焚杀,百姓安堵如故,终以为彼叛匪也,故日盼官军之至。不料湘军一破城,见人即杀,见屋即烧,而金陵遂永穷矣’。至今父老言之,犹深愤恨!”

(攻下天京的清兵烧杀抢掠)

幼天王突围后,经句容、东坝,遇由皖南广德前来迎接的干王洪仁玕,7月,干王等护送幼天王到广德。7月29日去浙江湖州,会合了堵王黄文金。8月4日幼天王复回广德。9月5日,太平军猛将堵王黄文金病死。10月9日干王在江西广昌被俘,25日,幼天王在江西石城被俘。11月,幼天王和洪仁玕先后在南昌被敌杀害。

李秀成于破城当晚携幼天王逃出天京,并将自己的坐骑让与幼主,自己终因人马困乏在方山被俘,即被解送到曾国荃军营。为泄积愤,曾国荃竟“割其臂股”,但李秀成并未低头求饶。7月28日,曾国藩从安庆赶到南京,当晚即提审李秀成,假惺惺地对李秀成表示惋惜。随后,又让李秀成写了一份供词,前后共花九天时间。

李秀成供词洋洋数万言,其内容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追述了自己的家世及参加太平军的原委,回顾出生入死的戎马生涯。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李秀成颇有追悔之意,说自己走错了路。

第二,总结了“天朝十误”,为后人研究总结太平天国的经验教训留下了一份珍贵资料。

第三,承认太平天国已经覆亡。为太平军余部将士性命,免遭杀戮,李秀成提出了“招降十要”,建议亲自出面解散太平军余部。这种想法是有害的,一旦付诸实施,将会瓦解太平军最后的反抗斗争。其实曾国藩之流是决不会轻易放下屠刀,赦免起义群众的,李秀成的想法不过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第四,提出了“防鬼反”的建议:“今天朝之事已定,不甚费力,要防鬼反为先。”李秀成幻想激起曾国藩的民族感情,抵御外侮。

第五,李秀成建议曾国藩反清自代。关于这一点,在现存供词的原稿中已见不到,估计已被曾国藩撕毁,但在曾氏后人的口碑中可得到证实:1977年12月,北京大学教授俞大缜提供了书面材料,说她的母亲曾广珊(曾国藩孙女)早年说过“李秀成劝文正公做皇帝,文正公不敢”。

第六,李秀成在供词中流露了“先秦后楚”的思想,他说:“先忠于秦,亦丈夫信义,楚肯容人,亦而死报。”向敌人表示乞降,应该说晚节是有亏的。而且,供词中充满了谀词,以取悦于曾氏兄弟,这也是很不光彩的。曾国藩取得了李秀成的供状后,即删改了其中对自己不利的部分,委人誊写上报清廷,同时在8月7日擅自将李秀成处死。

(太平天国疆域,偏安一隅)

曾国藩不将李秀成押解入京献俘,是有他的私心的:一方面担心,如果李秀成在京供出实际军情,那么曾氏兄弟历年虚报战绩的谎言将会被戳穿;另一方面曾国荃洗劫天京,所获资财尽入私囊,李秀成入京难免不和盘托出,那么曾氏兄弟必获欺君之罪,后果不堪设想。因此曾国藩迫不及待地杀人灭口。

而对于清廷“将李秀成……押解来京”的谕旨则托词说:上谕因驿站误投安庆,待转到金陵,李秀成已处死。清廷无可奈何,只得追认判决。

天京的陷落,代表着太平天国起义的失败。14年的历程就此落幕!参考资料:《实说太平天国》《天国十四年》《太平天国战争全史》《太平天国不太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