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体育 > 正文

长生宫与伏龙观

原标题:长生宫与伏龙观

有一位知名学者说:“今天很多游客游览的都江堰离堆公园中宝瓶口侧的伏龙观,最早叫范贤馆,乃是范长生晚年的居住之所。”前面是对的,后面就错得有点远了。因为,范的居所在青城山。

谈起青城山,就不能不提那些萧散地分布其间的道教宫观。扬名古今的青城道观则应该从山脚的长生宫讲起,古代登青城者首途涉此,靡不流连叹赏,如陆游《长生观观月》等诗篇的吟咏,这不仅因为其优美的环境、轩昂的庙宇、稀奇的壁画(孙太古所画),主要还得归功于范长生的个人魅力。

范长生,涪陵丹兴(今属重庆)人,善天文、术数,对古蜀文字也有研究,自称“蜀才”。三国时,栖止于青城山中,天天以修炼为事,蜀主刘备征召他入仕,他置若罔闻,刘无奈,只好封他一个“逍遥公”。后主刘禅更是对他崇拜有加,竟将他隐居过的宅院改建为碧落观。

西晋元康初,“八王之乱”使得无数百姓流离失所。益州刺史罗尚更逼迫流民限期出境,官吏们趁机设置关卡、劫掠财物,激起了流民的集体反抗。他们拥戴李特为首领,公开跟晋朝对峙,范长生则率领千余户人家投奔青城山而去。此时,罗尚的参军徐舆提出要当汶山太守,并准备邀结范长生,共同形成掎角之势来讨伐李特和他的弟弟等人。结果罗尚不答应,徐舆就投靠了李氏,而且还劝说范长生支持起义军。范长生得知李氏兄弟与蜀人约法三章、赈贷贫民、礼贤拔滞、整肃军纪,便慷慨捐资,令李军重振士气,最后由李特之子李雄攻克成都建立了成汉政权,罗尚则弃城逃走。李雄很是感激岩居穴处、求道养志的范长生,甚至要推戴他当首领。长生坚辞曰,“推步天元,五行大会甲子,祚钟于李,非吾节也”——预测天命,注定该李姓坐江山啊。

晋永安元年(304年),李雄在成都称帝。范长生从青城山乘坐素舆来到成都,李雄迎之于门,拜他为丞相,尊曰“范贤”,封为“四时八节天地太师”。

后人认为范长生保全士民是“仁”,精通“推步”是“神”,便在碧落观的故址上筑起一座长生宫,以灵官殿供奉范贤像,陪祀则是南岳神和斗姥。道教认前者为“庆华注生真君”,认为其主宰着世界星象分野,兼职督管鳞甲水族;称后者作“北斗众星之母”,认为其掌握着人命寿夭。

长生宫,在唐代又叫“范贤观”,在宋代又叫“长生观”。也许是太过崇敬了,李雄觉得光有青城山长生宫还不够,又在都江堰离堆之上建了一座“范贤馆”。这回陪祀范长生的则是治水大匠蜀守李冰,渐渐地,“蜀守冰”的大名盖过了“范贤”,人们为了表彰李冰疏江、锁龙诸事迹,遂称该馆曰“伏龙观”。南宋淳熙年间,伏龙观壁上有孙太古画李氏父子像,为范成大等人亲眼所见。当时,观又被称作“伏龙祠”。

总之,刘禅改建青城山的范宅为道观,即长生宫;离堆伏龙观最初叫范贤馆,乃李雄所筑,也是纪念范长生的道场,而非他的晚年住所,后迎入李冰像,改称伏龙观。长生宫、伏龙观,一在青城山麓,一在都江堰畔,都曾有过一代丹青圣手孙太古的壁画,都曾隆重供奉过一代宗师范长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