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联合头条网 > 育儿 > 正文

一个中国人,一个日本人,他们每天花20个小时做菜,用料理感动所有人

原标题:一个中国人,一个日本人,他们每天花20个小时做菜,用料理感动所有人

本着对料理相似的热情频率,两个异乡人在上海惺惺相惜,时常一起研习料理,切磋技艺。

“Bistro Sola&Super Mario”快闪活动的菜单

今年7月,Mario和Moto第一次对外合作,联合办了一场为期两天的快闪活动“Bistro Sola&Super Mario”,将各自的经历通过料理传达给大众。

也是因为这次Popup,台台才有幸结识了这两位优秀的主厨。他们和我们分享了各自的料理人生

美食台:为什么会选择做一名厨师?

Mario:对于我来说,就是因为喜欢。我曾经在很多地方最好的餐厅工作过,但在这些餐厅工作是非常辛苦的,有一段经历是从早上5:30到第二天的凌晨1:30,持续了半年,每天工作20个小时。

你说累吗?其实真的很累,心理和生理上都很疲惫,正常人其实都没有办法支撑下去的,但是我想要做这件事情,只是因为我喜欢,所以我不会在乎它有多难。

Moto:我也是因为喜欢,从18岁入行开始,就梦想着尽快拥有自己的店,所以一天工作20个小时,也不会觉得辛苦。体力上虽然有些吃不消,但是精神上有目标,所以一直坚持到了今天。

不断地挑战自己没有做过的菜,会令我特别开心,我无法原谅停滞不前的自己,想要不断去提升,想要成长更多,给客人端出更好的菜品。

美食台:很多人对厨师有一种固有的认知,觉得念不好书才去做厨师,对此你们有什么看法?

Mario的创意笔记

Mario:大家有这样的认知也很正常,什么类型的厨师都有。但优秀的厨师所需的功力不止止在灶台砧板间,我自己是学术派出身,念的是食品科学,学习内容涵盖了食物研究到消费分析等所有和饮食相关的学科,但我自己还是更倾向通过厨师这个身份来表达自己。

Moto:在日本,职人的文化就是一辈子专注一件事,然后做到极致。所以对于职人这样的身份,大家都持有很高的敬意,无论是大众还是职人自己,都是尊重二字为先。

美食台:作为厨师,你们希望给顾客一种怎样的体验?

Mario:其实做厨师是一个很公众,又很私人的事,因为我的料理里有我的性格、我的想法和我的经历,我希望除了食物之外,客人还能接收到更多的信息。

我和Moto在初夏的时候办过一次料理快闪活动,通过料理讲述了很多自己的故事。

紫苏桃子姜Spanish gazpacho

比如对我来说,夏天就是在西班牙喝不完的冷汤和小时候在长沙吃的紫苏桃子姜,所以把这两个元素融合,做了一道新式Spanish gazpacho。

油蛤白蒜汤

还有一道油蛤白蒜汤,灵感来自我最好的朋友,他是安达鲁西亚人,很久没见了,所以我想做一个Ajo blanco(杏仁大蒜冷汤),隔空传递我的问候,表达一下我对他的想念。

菌菇黑蒜冰淇淋

最后的甜点,是用三种菌菇和黑蒜搭配制作的冰淇淋,蘑菇甜点的创意其实和我的名字Mario有关。

16岁刚去西班牙的时候,大家永远读不对我的中文名,一气之下,所幸就用了当时热门游戏“超级马里奥”里主角的名字,所以看到马里奥的蘑菇,就会想到刚出国无法融入大家的经历。

这些过往我都想通过料理传达给大家,能让客人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看到更多不一样的世界,我觉得是我做厨师很大的动力之一。

Moto:我的话呢,就是想让客人用最便宜的价格尝到最用心的料理。刚来中国的时候,对这边不太熟悉,和商铺订货除非价格高昂,不然送来的货质量参差不齐,所以觉得自己必须亲自去海鲜市场挑货。

我每周会去三次海鲜市场,从早上6点到下午1点,市场很大,要一点一点慢慢挑。刚开始中文不好,和店家根本没法沟通,因此闹了很多笑话,现在和店家都熟了,他们都会特意帮我留一些性价比高的食材。

客人每一次的光顾,对我来说都特别重要。所以我会有一个大的本子,把每个客人哪次吃了什么菜,都记录下来,保证他们下一次来,又是全新的体验。

有可能一天里,30位客人,他们的菜都是不一样的。

我老家是北海道的嘛,所以我的料理基本都和海鲜有关。刚刚Mario提到的那次快闪活动,每道菜也都是一些我和料理的故事。

青花鱼冷菜

前菜是用青花鱼、野米和雪利醋搭配的冷菜,取名为“Ca va?”翻译为“你好吗?”也是疫情之后,餐饮届慢慢恢复正常,借这次机会和大家郑重地问候。

双重清汤

将日本的食材和我在意大利、法国学到的料理理念结合起来,是我这些年慢慢形成的个人特色。之后的双重清汤也用了日本伊豆的金目鲷,用法式的做法,两次熬煮澄清,虽然汤汁清透,但是风味很多样。

鱿鱼饭

另一道鱿鱼饭是纪念我和Mario的相遇,北海道的鱿鱼糯米饭我小时候常吃的一道菜,Mario又是在西班牙长大的嘛,所以就把西班牙海鲜饭塞到鱿鱼里,很调皮又很好玩的做法,这和我们俩相处的状态很像。

让客人花更少的钱吃到更优质的料理,并能品尝到平时吃不到的料理,是我一直坚持的事。

美食台:你们对于奖项和荣誉有什么特别地追求吗?

Mario:我觉得它不是一个我会特地去追求的东西,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比如说把菜做好。每一份端出去的菜都问心无愧,这比任何奖项都重要。

Moto:我和Mario想的一样,奖项都是自然而然,随遇而安的事。像黑珍珠给我封了一钻,我很感激,这样的荣誉给了我很多新的机会,比如吸引来很多新的客人,但这不是我会刻意去追求的事,专注用心做菜,让每一位顾客满意就是最高的奖项。

美食台:作为料理人,对未来有什么梦想?

无论去哪,Mario都带着他的藏书

Mario:文化输出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我想通过料理来输出中国的文化,我收藏了很多绝版的老食谱,很多菜都没人在做了,还是希望自己能通过新的方式把它们都还原出来。

另外,我有一个很远大的目标,就是在中国开一所专业餐饮学校,因为想要改变和影响饮食行业,还是得先从厨师这个群体本身开始做一些改变。但这得慢慢来嘛,现在最主要的是先把自己的店开起来。

Moto:在料理上,要说将来远大的梦想,其实没有。

只是三年前,我开了一家店,很幸运地拥有了一个很好的合作团队,遇到了一群可爱的客人,每天都在变得更好,我就很开心了。

昨天,有位客人和我说这周工作非常辛苦,很疲惫,但是来我这,吃了我的料理之后觉得没有那么累了,明天可以继续加油,哇这样的话我真的好开心。

这些小的事情,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对名利淡泊,对金钱淡漠,本着初心不改的热情,夙兴夜寐,只为了给客人端出无愧的料理。你很难不相信,他们终有一天会得到更高的荣耀和赞许,因为他们的料理中,就诉说着未来可期。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